所在位置首页 > 全纺劳模 > 正文
 

王晓旌:荣膺“北京榜样”年榜人物背后的感人故事

 
分享到:

 

 2018年1月3日晚,北京卫视“2017年度“北京榜样”年榜人物颁奖典礼”盛大播出,在10位“北京榜样”人物中,著名电影演员张光北夫妇为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纺织工作部部长颁奖,王晓旌孝老爱亲、一身托起三个家庭家的楷模事迹感动了电视机前的无数观众。

  王晓旌部长作为全国工会系统、全国纺织系统的工作者,她孝老爱亲、将心比心,结婚十年同时照顾多病的父母、高龄的公婆以及丈夫病逝前妻的父母;她真诚相待、以情感人,将非亲生子女视若己出,悉心教育成才并实现其出国留学的愿望。她把满腔的爱奉献给亲人,在北京卫视“2017年度“北京榜样”年榜人物颁奖典礼”播出后,本刊特邀王晓旌部长讲述她自己的经历,让我们一起来聆听这位善良女人背后的感人故事。

  我是王晓旌,2008年3月21日和爱人金涛登记结婚。这个日子是他挑的,他说:“我的生日是明天,咱们今天登记,就是想纪念,是你给了我第二次人生!”

  2003年,金涛和他的前妻沉浸在购置新房刚交完首付的欢乐中。两个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都留在北京,靠自己一路打拼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儿子也要上小学了,美好的新生活就在眼前。然而这一切,都在一次他妻子发烧之后戛然而止。她到医院做检查,说是子宫肌瘤,需要做个小手术。在手术室外面等着妻子的金涛,却迎来了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医生,递给他一个玻璃瓶,让他拿着活检组织送到化验室等结果,金涛就像遭遇了晴天霹雳,整个人在颤抖中等待了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四十分钟……结论是癌症晚期,大约还有三个月的生命!一直到现在追忆起十几年前的这一刻,他依然会颤抖。之后,他俩踏上了顽强的与病魔抗争的道路,除了西医的手术、吃药、放疗、化疗,他们还到各地去尝试蜜蜂叮咬、练气功等治疗方法,他鼓励妻子,两个人一定要一起去看2008年北京奥运会。然而,坚持了三年,他的前妻还是满怀遗憾与不舍,撒手而去。在弥留之际,甚至没有让孩子去见她最后一面,怕病魔已经把她折磨到身骨瘦如柴的情形吓到孩子。

  金涛在失去了相识相伴16年的爱妻之后,整个人像失去了魂,而我那时候刚刚结束了10年两地分居的婚姻。经介绍,我认识了金涛。记得我俩第一次见面是个特别冷的冬天,冰凉的手告诉我他早早就到了。过马路的时候很自然地挡在我前面车流来的方向,过了中线他又换到了另一边,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我体会到他的人品和温暖。他毫无保留地给讲述了他和妻子生离死别的故事,也讲到他们的美好时光。随着进一步的接触,他带着儿子和我见面,当看到这个稚嫩的小家伙怯怯地躲在他爸爸身后叫阿姨的时候,我的心都化了。然而现实还是浇了我一头冷水。第一次到他家,就像是走进了一口枯井,没有阳光,空气都像凝固住了。年近八十的爷爷特意从老家过来照顾他们父子俩,孩子穿着大了好几号的衣服,金涛的毛衣袖子脱线了,爷爷端出来的午餐是盐水煮黄豆、还有半瓶酱豆腐,为我还特意开了一个午餐肉罐头。金涛胳膊上有一条一尺多长的伤疤,还留着缝合不久的痕迹,他说前妻生病的时候匆忙和慌乱中摔倒在楼道,胳膊骨折了,忍痛打车到医院做手术。恢复期间,妻子的肿瘤转移了,需要手术,是他前妻自己开车去的医院,做完手术,又趁着麻药劲没过,自己又开车回到家里。他胳膊里的钢板早就该取出了,但又是老人又是孩子没时间去做手术。于是,我做了个决定,搬到他家,让他去预约手术,我来照顾孩子和他的术后护理。金涛说,你搬过来,房子总要重新粉刷一下吧?我这几年忙着给妻子治病,家里也没添置什么家具和家电,迎你进门,太寒酸了。可是我想,重新装修起码要两个月,耽误孩子的学习还会有污染,而且孩子新丧生母,这么快把妈妈的痕迹抹掉,他会难过,以后他会忘记妈妈的样子。所以就说,家里什么都不变,洋洋和他妈妈的照片也不要从墙上撤下来,把我的家具和家电搬过来,房子租出去,钱你拿着,贴补家用。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为了给他们凄冷的心暖过来,晚上,我会给全家做红豆桂花圆子羹、牛奶花生糊,红枣莲子汤,直到现在,爷俩还都喜欢晚上吃我做的甜品。周末的时候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去玩,和孩子熟悉起来之后,孩子有些心里话也会和我讲:他问我,妈妈你们会不会再要一个孩子?有了小弟弟妹妹以后就不会爱我了吧?和金涛商议后,我办理了放弃生育的手续,我跟儿子说:我们决定了,只要你一个!以后我们两个妈妈只有你一个孩子,你一定要好好学习,给我们争气哦!

  孩子的爷爷看着我对孩子的一心一意,放心的回老家去了。可孩子的外婆还是不放心,每周都要找很多理由过来看看,进门摸摸孩子的衣服,带着鸡汤、炖排骨,让孩子多吃点。每次还都对我陪着笑脸,我也慢慢知道了老人家的不容易,又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将心比心,我每个周末都会带着孩子和老人家一起吃饭,老人腰不好,我们就把米面油蛋带过去,减少他上下楼拎重东西的困难。一段时间以后,老人对老家过来看她的亲戚说:洋洋妈妈照顾孩子比我好,做的饭洋洋最爱吃。我们只要有时间,老人老家来亲戚我都会接送,老人过生日我们一起吃饭;老人生病,我会去医院看望;多年,老家亲人经常会给我们寄来自己做的香肠腊肉和我爱吃的米花糖。清明节,老人对扫墓有些欲言又止,我看出老人是担心,就和金涛说:孩子是他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不怀念妈妈呢?妈妈失去了女儿,怎么能不想念呢?咱们一起去看看红玫吧(金涛前妻的名字叫刘红玫)。我们老少四人带着点心、水果、鲜花去到墓地,我一边擦着墓碑一边和她娓娓诉说着她走后发生的一切,感谢她把这么好的儿子交给我。老人也和女儿说:“你在那边放心吧,晓旌对我们都很好。”从那以后,每年清明,还有儿子小升初、中考,出国前的人生重要时刻,我们都会带着红玫瑰去看看红玫。

  锅碗瓢勺,生活在一起没有矛盾是不可能的。婚后不久我发现,全家人都觉得孩子失去妈妈怪可怜的,都会在物质上过分溺爱,但孩子“不爱说话,不愿意交流,家里啥事情也把孩子当做旁观者”的心理问题令我着急。之后,就把全家召集在一起开了个会,我说:咱们是个重新组织起来的家庭,大家原来都不熟悉的,现在住在一起,有爱要让大家知道,要表达出来,以后,无论谁回家都要和大家打招呼说:我回来啦!不管是谁,离开家三天以上,回来都要和家人拥抱一下,如果遇到家里人生病或者有什么特殊情况,其他人起码要问候三句话。这个规定开始操作的时候父子俩好尴尬,问候一句就像挤牙膏,两个人都觉得是在完成我布置的任务。直到有一天孩子他爸身体不适,回家呕吐,本来已经睡下了的儿子端着温水、拿着条毛巾给他爸爸时说:“爸爸您好点了吗?”儿子还在酝酿另外的几句问候语凑数时,金涛已经攥住我的手,流泪满面了。多年来,我们三个互相关爱、互相牵挂,不管出差有多远,三个人的心,紧紧连在一起。一次下班,赶上大雨,父子俩一起打着雨伞去公交车站等着我;父子俩爱唱歌,总会带我一起去卡拉OK,他俩大声说,就爱听五音不全的我唱歌,爸爸尽忠家庭,儿子尽孝第二个妈妈。儿子的性格越来越阳光,不但学习好,而且唱歌、打球、办报、跳舞、演戏样样活动都积极参与,还竞选上了班长和学长团成员。眼看着长成了一米八的大小伙子,我开始为他到美国留学操心了,这也是红玫生前的愿望。金涛说,家里有病人这几年,经济负担重,家底基本都掏空了,你过来这几年,刚缓过一点来,但想让孩子留学,经济困难太大。我想了几个晚上,决定把我的小房子卖掉。爱人听了立刻惊住了,说这是你的婚前财产,这是你养老的保障啊。我说:你和孩子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家,你俩就是我今后最好的保障!

  命由天定,运由己生。在儿子去美国的事情稍有眉目的时候,我却突然不明原因的发烧不止,二十几天后,终于排队住进了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开始查找病因,三天,一共抽了四十多管血,其中一次就抽了三十七管血、取了腰部一小块皮肤、做了胳膊肌肉穿刺、pet-CT,从鼻子向肺部伸进管子做检查,又进行激素冲击治疗。医生告诉我,得了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疾病:皮肌炎。即将出国求学的儿子一直默默的在家陪着我,每半个月一次的复诊和点滴环磷酰胺,儿子也都跑前跑后。我用手机查了一下才知道这三个看起来这么普通的字意味着什么:器官纤维化、呼吸衰竭、恶性肿瘤,是这种病的三个走向。我当时就蒙了!但经过短暂两天的慌乱之后,我想,该来的挡不住,该走的留不住,就开始冷静的梳理后事:家里的财产要留给他们父子俩;我的身故保险金要留给我父母,我相信金涛父子对前妻妈妈那么好,对我父母也一定会好。可是,想到爷俩太可怜了,恐怕又要经历一次最亲的人离别。幸运的是,经过治疗,我的病情有所好转,各项指标基本可以稳定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范围内了,我出院回家了。

  福不双降,祸不单行。在刚刚逃过数劫的时候,我父亲遭遇了三年中的第三次脑梗,住进了ICU。医生说情况很严重,可能就此昏迷不醒,即便醒了,今后生活也不能自理了。在ICU里,拉着原来一直是我的依靠的父亲无力的手,我觉得我为他们做的太少了,他们小小的两居室堆满了杂物,他们都没有享受过什么美食和华服,没有看过什么风景,今后,父亲需要人照顾,家里连保姆住的地方都没有啊。正在这时候,我父亲清醒了,断断续续、含含糊糊的第一句话,我听了半天才明白:“”我给洋洋留了一万块钱,你给他,他去美国,万一那边不好,他买张飞机票就能回来了”。后来,不管是我妈、我家父子俩去看他,他说的最清楚、最完整,反复说的就是这一句。他们老两口,是连废报纸都要攒起来卖掉,连擦脸油都舍不得抹的那种节俭过日子的人,一万块钱,我知道它的分量。

  待我的病情稍稍好转,我就开始和妹妹先给父亲物色了一家满意的养老院,又把母亲接到我家,然后帮他们清理家里的杂物、几个月之后,父亲康复治疗取得了明显的好转,已经可以扶着轮椅走路了,家里的装修在社区残联的帮助下安装了墙体扶手、坐便和洗澡辅助设施,台阶脚蹬、煤气也装置报警,父母高兴地回到了焕然一新的家里,我心里也觉得对老人有个交待,心也就放下了。

  在我遇到多难的档口,组织上给我很大的关怀和支持。我们部门领导亲自到家里看望我;同事们想尽办法给我买了各种的营养品,连本命年同事还给我买了象征好运、保佑平安的金珠和红绳;机关工会两节期间还发给我的特等补助款和机关党委给我的困难党员补助款。好感激啊,我一直放在家里重要的位置,每次看看,心里就觉得特别踏实。当我身体状况有了一些恢复后,我就又坚持上班了。经过生死考验,我更珍惜回到工作岗位的每一天,在工作中我认真了解和采集行业先进典型,被评为“全国最美职工”,单位唯一的先进集体在央视《新闻联播》进行了报道。我还参与了首届全国纺织大工匠事迹推介活动,甚还参加了国际劳工组织在泰国召开的全英文国际会议,我要以此报答啊。

  去年8月,儿子踏上了去美国留学的行程。我在机场很平静的道了别。当孩子都走到闸机口忽然停了下来,我正疑惑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他回过身来紧紧地抱住我。这一抱,我的泪水就像开了闸,心里默念着:红玫,洋洋是我们两位母亲接力带大的孩子,在我这一接力棒中是挺好的。

  


Tel:010-85229524、85229576 Fax:010-85229576 Email:zhengyan@ml.ctei.gov.cn zfqw85229524@yahoo.com.cn
地址:东长安街12号524室 邮编:100742
版权所有© 中国纺织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 中国纺织企业文化建设协会 京ICP备20007195号-1
技术支持:中纺网络